跟魚學 manners  

在「穿越時空愛上你」中,19世紀的公爵休傑克曼跑到21世紀的紐約。他服裝整齊,替女士拉椅子,女士離座時先站起,用溫柔的火柴替女士點煙,追求女士前先清楚告知,深夜不打電話打擾女士,早上替女士做乳酪草莓夾吐司,晚上替女士蓋好被子後就非禮勿視。當女警要求他把他溜的狗的大便撿起,身為貴族的他說,「恕我『尊敬地』婉拒。」

無疑的,他立刻成為21世紀最受歡迎的男人。

公爵的魅力在哪裏?簡言之,他有「 manners 」。

我不知道「 manners 」要怎麼翻。但我知道它是一種我們都學過、卻不完全懂、更不願意、或有能力,認真執行的概念。它應該是儀態、禮節、規矩、教養、體貼、善良的混合體。就像公爵說的,「人生不應該忙於 tasks(工作),而應該忙於 taste(品味)。」 manners 是一個忙於品味的人的自然舉止。在什麼地方,該穿什麼衣服,講什麼話,做什麼動作,都是 manners 的一部分。它像氣質一樣,需要培養和學習。

可惜我們學習的興趣很低。在21世紀,特別是在紐約或台北這樣的都會,我們不但不重視 manners ,反而以一種嘲笑的方式看待,覺得那是封建時代的產物,過於溫吞,沒有大眾媒體所賴以生存的「衝突」。在都會,撇開那些極度boring,整天被tasks奴役的人不講,稍微開竅有趣的人,追求的是冷酷、犬儒、嘲諷、驚世駭俗。誰講話越毒,誰越聰明。誰的行為越卑鄙,越受媒體歡迎。「穿越時空愛上你」中,梅格萊恩語重心長地對她科技新貴的前任男友說:「史都華,我在你身上投注了我一生中最好的四年。」前任男友的反應竟然是:「你最好的就只有那樣?」

這種冷血,每天上我們的雜誌封面。

我們不追求 manners ,追求「酷」。我們不追求骨子的溫柔,追求疏離的皮肉。某些流行的服飾、歌曲、態度、語言,表面上標榜的是酷,骨子裏卻沒有創意,早在上一季就在紐約做古。表面上標榜的是不在乎,其實是沒有安全感,害怕稍稍放鬆弱點就會暴露。

愛情有 manners ,職場也有 manners 。史上最偉大的職場影片──「征服情海」中,湯姆克魯斯因為提出良心建議而被炒魷魚。他在離開辦公室前說,「我很抱歉,也許你們不知道,但我必須說,世上的確有一種東西叫 manners !那就是對待人應有的方式!這些金魚都有 manners ,我要帶他們走。」「對待人應有的方式」是很好的翻譯。你要開除和你一起創辦公司的人可以,但你不要叫他的屬下在一個餐廳裏開除他,這不是「對待人應有的方式」!公爵在21世紀的媒體之都變成減肥奶油的代言人,當他發現他代言的產品非常難吃時,立刻拒絕再拍廣告。你要吸引大眾買你的奶油可以,但不要用那些不實的文案欺騙他們,這不是「對待人應有的方式」。

我自己也在公司工作,當然知道湯姆克魯斯和休傑克曼的理想主義,在現代企業中注定要失敗的。在任何組織,我們總是要做自己認為不對、或不值得的事。你當然還是要做,只是做法可以漂亮一些。在任何組織,一定會有人沒有理想,沒有 manners ,吃相難看,小動作多。你若天真地以 manners 相對,鐵定最後要吃虧。你當然要去鬥爭,不過還是可以維持大場面和大動作,用劍用刀,不要暗器飛鏢。

活在21世紀,不論感情或工作,不要連金魚都不如了。

◎刊載於《Cheers》雜誌 2002 年 3 月號 專欄「快樂工作人」
創作者介紹

Windwos S@r@h (備份站)

sarahso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